廣告贊助

 

2017-05-24

〔記者林惠琴、蔡淑媛/綜合報導〕許達夫在個人臉書指稱豬哥亮做了最壞示範是「西醫給以恐怖的手術及化療加速他的死亡」,並附上診所預約電話、要癌患到診所找他詳談。診所所在地的台中市衛生局表示,非醫療機構提供醫療廣告,違反醫療法,將開罰五萬到廿五萬;另也涉及不當招攬和誇大醫療效果,將蒐證調查,如有違法將予查處。

  • 許達夫開設許醫師自然診所。(記者蔡淑媛翻攝)

    許達夫開設許醫師自然診所。(記者蔡淑媛翻攝)

  • 許達夫的診所,外牆貼有電解水設備海報。(記者蔡淑媛翻攝)

    許達夫的診所,外牆貼有電解水設備海報。(記者蔡淑媛翻攝)

將調查是否涉及不當招攬和誇大療效

衛福部醫事司科長呂念慈表示,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,即使是醫師,也不能用個人名義做廣告,許達夫違反醫療法規定,已要求台中衛生局追查。台中市衛生局昨天前往許達夫的診所稽查,未發現特殊產品,許達夫回應患者有需要時,會介紹廠商。

至於許達夫提供的治療有無問題?呂念慈指出,目前不清楚實際療程,受害民眾須提告,否則主管機關很難介入。

台灣腸癌病友協會榮譽理事長、中國醫大附設醫院外科部副部長王輝明表示,不清楚所謂自然療法內容,無法認同可治癌的說法,但患者會相信這些宣稱,可能本身怕開刀或某種堅持,未必能完全怪提供資訊者,呼籲病患相信專業、接受正規治療。

三軍總醫院血液腫瘤科主任何景良說,自然療法並無科學根據,資訊提供者很可能誤解患者,萬一又出書,更將讓人錯信都會有效果,「實在不太好」,癌症病人應接受正規療程。

2017-05-23 15:34:51 聯合新聞網 元氣網綜合報導
  •  
  •  

 

許達夫醫師推自然療法治癌症腫瘤。 圖擷自許達夫臉書
許達夫醫師推自然療法治癌症腫瘤。 圖擷自許達夫臉書

台北榮總放射腫瘤科主治醫師吳元宏昨(23日)在臉書貼出一張范姓直腸癌患者的患處照片,點出范先生誤信崇尚自然療法的知名醫師許姓醫師,只做氣功和喝電解水等,花了上百萬元。吳元宏在臉書直接寫出這位醫師就是許達夫,並附上長達591字的不自殺聲明。

 

吳元宏指出,許達夫醫師到處宣傳他自己的直腸癌沒有開刀,但他卻很少對外宣傳,他自己接受過完整的合併化學放射治療(CCRT)。吳元宏說,目前研究,直腸癌病人,大約有1-4成(小於一半)的病人,在接受過合併化學放射治療後,有機會像許達夫醫師一樣,不用手術就能長期控制。目前還沒有很準確的方式,可以預測誰可以不用開刀,但「他對外宣傳那些賭贏的cases,但更多賭輸的病人,如同范先生,帶著殘破的身體,與被洗淨的荷包,在暗處哭泣,默默凋零。」

 

「壞人的橫行出自於好人的默許。為甚麼醫師公會要對這些誇張的行為保持沉默?」吳元宏具名揭露,他甚至在臉書寫上「不自殺聲明」,他說他身體健康、樂觀開朗,也沒有慢性病或心理疾病。如果網友在看完此聲明之後,近期或將來發現此帳號不再上線,「請幫我討回公道,謝謝。」

 

 

【吳元宏臉書聲明全文】

這張驚悚的圖片,經過范太太的同意,在網路上面發布,以警告其他病人,務必接受正統實證的治療。

范先生,是2012年8月至11月,因為直腸癌復發,腫瘤造成極度不適的狀況下,在臺北榮總接受緩和安寧放射治療的病患。

放療後腫瘤明顯縮小,他的生活品質也得到改善。

但很遺憾,腫瘤已經發生遠端轉移,這樣的治療並無法挽救他的生命。

根據范先生的敘述,他2009年,在中壢的診所診斷直腸癌。接著到和信、北榮、林口長庚醫院求診,

三個醫院都建議他,務必接受手術治療。

他接著又到 許達夫 醫師的診所諮詢,許主張不要開刀,建議病人做氣功, 買電解水, 買天仙液。

范先生花了上百萬進行這些另類療法,腫瘤卻不幸復發。

三年後,帶著照片上這顆腫瘤,來本院求診。

許達夫 醫師到處宣傳他自己的直腸癌沒有開刀,

但他卻很少對外宣傳,他自己接受過完整的合併化學放射治療(CCRT)。

目前研究,直腸癌病人,大約有1-4成(小於一半)的病人,在接受過合併化學放射治療後,有機會像@許達夫醫師一樣,不用手術就能長期控制。

但很遺憾,目前還沒有很準確的方式,可以預測誰可以不用開刀。

所以標準治療方式,就是合併化學放射治療(CCRT)之後,手術治療。

許自己賭對了,並不代表他應該,他可以,帶著其他的病人一起賭。

他對外宣傳那些賭贏的cases,但更多賭輸的病人,如同范先生,帶著殘破的身體,與被洗淨的荷包,在暗處哭泣,默默凋零。

壞人的橫行出自於好人的默許。

為甚麼醫師公會要對這些誇張的行為保持沉默?

范太太很願意提出告訴。希望有興趣的律師朋友能夠協助。

我的大老闆,北榮腫瘤醫學部趙毅趙主任,常常講一句話: 病人生病很可憐,人亡已經很慘,千萬別讓病人花沒必要的錢,還家破,"家破人亡"。病人走了,活著的家人還需要錢。

臺北榮總腫瘤醫學部放射腫瘤科吳元宏醫師

[不自殺聲明]

本人在此特地聲明:

本人樂觀開朗,身體健康,

無任何使我困擾之慢性病或心理疾病,故絕不可能做出任何看似自殺之行為。

本人從無睡眠困擾,故不需服用安眠藥。

本人不酗酒亦不吸毒,也絕不會接近下列地點──

1. 開放性水域

2. 無救生員之游泳池

3. 有高壓、危險氣體,或密閉式未經抽氣處理之地下室、蓄水池、水桶等

4. 無安全護欄之任何高處

5. 任何施工地點(拆政府除外),包括製作消波塊之工地

6. 任何以上未提及但為一般人正常不會前往之地點

本人恪遵下列事項──

1. 車輛上路前會檢查煞車部件、油門線等,並會在加油前關閉車輛電源與行動電話。

2. 絕不擅搶黃燈、闖紅燈。

3. 乘坐任何軌道類交通工具一定退到警戒線後一步以上,直到車輛停妥。

4. 騎乘機車必戴安全帽;乘車必繫安全帶。

5. 絕不接近任何會放射對人體有立即危害的輻射之場所(如核電廠)或設備。

6. 颱風天不登山、不觀浪。

本人將盡可能注意電器、瓦斯、火源之使用。

本人居住之房屋均使用符合法規之電路電線,絕無電線走火之可能;

也絕未在家中放置過量可燃性氣體或液體。

浴室中除該有之照明外,不放置任何電器用品,

並在睡覺前關閉除電燈、冰箱、電扇外之所有電器開關。

本人絕不會與隨機的不明人士起衝突,並盡可能保護自我人身安全。

所以若網友在看完此聲明之後,近期或將來發現此帳號不再上線,

請幫我討回公道,謝謝。

 

揭許達夫自然療法 吳元宏醫師發表不自殺聲明 圖擷自吳元宏醫師臉書
揭許達夫自然療法 吳元宏醫師發表不自殺聲明 圖擷自吳元宏醫師臉書

 

https://health.udn.com/health/story/5999/2480117

對此,許姓醫師回應表示,他從未要求癌症病人拒絕手術和化療,只是分享他覺得不錯的商品給病人,難道不行嗎?衛福部科長呂念慈則強調,醫師行為是否涉及詐欺屬於刑事責任,受害者須提供相關證據提告,地方衛生局及檢調單位才會介入調查。

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life/breakingnews/2075857

 

2017-05-24

將與醫勞盟合作 協助家屬打官司

〔記者林惠琴、蔡淑媛/綜合報導〕罹患癌症究竟該不該開刀切除癌細胞?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放射腫瘤科醫師吳元宏槓上名醫許達夫,認為他主張做氣功等另類療法,延誤病患治療,將與醫勞盟合作替往生病患的家屬打官司,已有三位病患家屬出面。

  • 主張自然醫療的許達夫指「西醫給以恐怖的手術及化療加速他(豬哥亮)的死亡」,強調「信我者希望無窮」、要病人快到診所找他詳談;衛福部認為涉及違反醫療法。(圖取自吳元宏臉書上轉貼許達夫臉書的PO文)

    主張自然醫療的許達夫指「西醫給以恐怖的手術及化療加速他(豬哥亮)的死亡」,強調「信我者希望無窮」、要病人快到診所找他詳談;衛福部認為涉及違反醫療法。(圖取自吳元宏臉書上轉貼許達夫臉書的PO文)

患者信許達夫療法 延誤病情不治

吳元宏前天在臉書貼出一張肛門外長滿腫瘤的怵目驚心照片,指患者聽信「出過多本抗癌書籍的醫師」許達夫主張而拒開刀,改做氣功等另類療法,延誤治療,最後竄出肛門的腫瘤已經直徑達廿幾公分,根本救不了,因而病逝。

許達夫是資深的腦神經外科醫師,二○○二年確診罹患直腸癌第三期,接受醫院的放化療後,自稱以他獨創的雞尾酒整合療法(氣功、抗氧化水、科學中藥等),兩個月後腫瘤消失,每年平均診治與輔導超過一千位癌症病人。他在個人部落格強調:癌症不會致人於死,病人是死在無知與逃避,以及醫院的副作用;西醫很多治療是在加速病人的死亡,中醫只知道調理,常常延誤病情。

許前晚第一時間受訪時表示,從來沒有告訴病人不要化療、放療,或應該做什麼,選擇權在病人,他並說自己「用心良苦,問心無愧,…從此我不再發表意見」。

患者不開刀 花百萬買療程仍不治

吳元宏指出,據病人說法,二○○九年七月確診直腸癌,大醫院醫師均建議手術治療,但許卻主張不要開刀,建議做氣功、喝電解水等,沒想到花費上百萬元、進行這些療程約三年後,二○一二年八月帶著「肛門外直徑長達二十幾公分的腫瘤」轉到北榮就醫,坐都無法坐,只能趴著,二○一三年初因癌細胞遠端轉移死亡。

患者太太昨日受訪說,先生罹癌後一直抗拒手術,看到許達夫的書,轉向許求診,對方建議電療、氣功外,就是介紹電解水,診所的護理師也不斷推銷產品,若反映病況未好轉,就說「因為少買什麼」,若問「是否買了就會好?」醫護卻又答「不一定」,讓他們不知如何是好。

吳元宏受訪強調,豬哥亮不願接受正規治療造成遺憾,卻又看到許達夫不斷宣傳不開刀訊息,讓他忍不住跳出來。該名患者當初若接受手術治療,五年存活率可達七、八成。

醫勞盟律師詹淳淇指出,已接獲三名大腸直腸癌患者家屬投拆,均是相信許的自然療法,兩人花百萬元購買抗癌神藥,一人花四萬五千元買開飲機,但最後仍往生。吳元宏也說,已有相同際遇患者家屬向他反映,花了逾兩百萬元者大有人在,將與醫勞盟合作,為受害者打集體官司。

 

父親是內科權威,挺共被槍斃 許達夫名醫世家傳奇

 

許達夫來自醫學世家,也是名門之後,其家族在醫學界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。除了父親許強博士是白色恐怖受難者、前台大醫院內科主任外,許達夫的母親劉順娣,是早年極少見的留日女醫師,日據時代就開了婦產科和眼科診所。

許達夫的診所在台中市區的大馬路邊,是座被木條包裹的小洋房,前門栽著幾株植物,看起來像個高級的日本料亭。晚上八點,正是一般診所人潮洶湧的時候,不過許達夫診所外面的燈箱已經關了,只能隱隱看到櫃台亮著一盞小燈。落地窗窗簾半拉著,露出裡面的陳設:偌大的課堂,幾張桌椅排列在投影機前面,正對著一排書櫃,像是社區活動中心或是圖書館小講堂。

這個看起來很不像個診所的診所,就是腦神經名醫許達夫開的「自然診所」。許達夫在自己得了癌症後,開發了自然療法,在科學還無法參透上帝給予人類生命謎題的時候,許多因為化療奄奄一息,或是對西醫治療方式存疑的癌症病人,從海內外來到這裡求助。

載我來的計程車司機,聽到我要去許達夫的自然診所,她告訴我,不久前,才載了一對香港夫妻來看醫生。「他們連夜從台北坐計程車下來,然後又坐計程車回台北。」她說。

這裡的治療,健保是不給付的,花上百萬買各種自然療法器材、電解水、自然食品的病患比比皆是。到底這些食物,是否能取代傳統的西醫療法,延長病人的生命呢?其實現在並沒有任何科學的數據可以證明,但不化療、不開刀的許達夫,還因此與許多癌症名醫槓上。

許達夫打了一杯麥草汁請我喝,淡綠色的液體,飄浮著一團團濃稠的草泥;他每天都吃各種以新鮮食材做成的食物飲料。一件手染唐裝,磨白牛仔褲,灰白的長髮攏到耳後,看起來像是個氣功老師而不是癌症醫生。許達夫常常站在這個教室裡操作幻燈片,講解衛生教育;這裡也開烹飪班,教導癌症病患煮「健康食物」。

他說,他自己是「擇善固執、堅持理念」。「所以我在過去二十幾年的醫生生涯中,很多次都因此得罪院方,被迫離職。」許達夫告訴我,他怎麼離開長庚的。

和王永慶吵架被開除

「那時候,長庚有『指定醫師費』制度,所以醫生都在搶病人,搶得很凶。」醫生也要搶業績,許達夫認為這是不好的,有一次王永慶找他吃飯,他提出這個意見,兩人一言不和,竟然就吵起來了。

「第二天我就走路了。」會議做成解聘決定後,許達夫從會議室走出來,去工具間搬來一台手推車,把辦公室裡的所有東西都掃到手推車上面,疊得老高,然後他就推著手推車走走走到了停車場,將東西倒進後車廂,發動油門揚長而去。

許達夫很任性,不想委屈自己的發言權,講到這個部分,他認為這完全是遺傳的緣故。「因為我是許強之子。」他說。

許強博士,是日據時代的台大醫院內科主任,在白色恐怖時代,因參與共產黨地下組織活動被槍斃於馬場町。許強博士為他心中神聖的祖國犧牲了,臨死前留下的遺書是〈萬里長城〉。

萬里長城 萬里長 長城外面是故鄉

高梁肥 大豆香 遍地黃金少災殃

自從大難 平地起 姦淫擄掠苦難當

苦難當奔 他方鄉 骨肉離散父母喪

許多描述白色恐怖,或是台共活動的歷史資料,都會記上許強一筆;他是第一個在外開業的台大醫師,那時許多同僚認為他愛錢,但他出事後,大家才知道他是為籌措台共的組織經費。許強的診所,當年也是重要的聯絡地點。

許達夫說,雖然沒有父親,但是從小他就可以從各處得知父親的訊息:「父親的許多學生,後來都是醫學院的老師,他們告訴我,他們是許強的學生。監視我們的情治人員,三不五時上門談話,他們讓我知道我是許強的兒子。」

唱著〈國際歌〉,許強為紅色祖國從容赴義了,留下五個孩子,分別是十歲、七歲、五歲、三歲和兩歲,以及一個三十七歲的年輕寡婦。

一個女人帶著五個孩子,先生是政治犯被槍斃了,無人敢幫忙收屍;她帶著年僅十歲、八歲的女兒去撿骨,守寡五十年,累積富裕家產,建立了一個醫生世家。這是許達夫的媽媽劉順娣的一生。

台灣癌症基金會執行長賴基銘介紹許達夫時,特別說:「許達夫來自醫學世家,也是名門之後,其家族在醫學界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」

家族七大名醫貢獻卓著

除了許強,許達夫的母親劉順娣是當時極為少見的留日女醫師,日據時代就開了婦產科和眼科診所;許達夫有四個姊姊,三姊許須美曾任衛生署防疫處處長,現任衛生署技監,台大公衛系副教授;已過世的大姊夫嚴麗水是三重最早開業的婦產科醫師;三姊夫陳定信是中研院院士,前台大醫學院院長,因對肝病卓越的研究有「台灣肝帝」美稱;四姊夫蘇明勳是神經科名醫,現任市立關渡醫院副院長。

這樣一個醫生家族是怎麼「組成」的?我問許達夫,他搔搔頭,「因為我媽一定要我姊嫁醫生,二姊不肯嫁醫生,我媽還跟她打架。」

許達夫離過一次婚,但兩位太太都不是醫生,我好奇問:「啊?那你呢?」他回答:「她強迫我要娶女醫生啊,但是媒婆帶著對方從前門進來,我就從後門溜走。」

堅持女兒嫁醫生,堅持兒子要娶女醫生,因為行醫是劉順娣這一生的依靠,她的女兒許須美說:「靠著媽媽的醫術,我們才能生活。」在政治動盪的時代,也只有這樣的一技之長可以依靠。

現在可以看得到的資料,都是關於許強、許達夫的,但是我幾乎是從一開始看到這個「醫學世家」的故事,就被劉順娣深深吸引。要成為一個社會主義信徒很困難嗎?那僅僅需要熱烈的理想主義、純樸的少年熱情,與犧牲一切的獻身衝動,幾百萬被國民黨殺害的共產黨員都以鮮血獻祭了。

許須美那時僅五歲,她對父親的喪禮印象深刻:「由於父親是政治犯槍決,兄弟、同窗、同事、好友,均無人出席喪禮,也沒有人敢探訪遺屬。」

政治犯後代沒籍為奴的歷史已經幾千年,但是許家卻因為劉順娣的關係,有了完全不同的故事結局,這需要的不只是熱情與理想性,這是一個女人漫長的人生奮鬥。

身世問題被三總拒絕實習

一九九九年,許強當年的同窗及舊友們,包括中研院士李鎮源等人,曾為他辦過一次紀念追悼會,出了一本紀念文集;令人驚異的是,這整個歷史悲劇裡惟一可以說是「偉人」的許太太話最少。她只說:「五個小孩在我的拉拔下長大成人,算對得起他了。」

豈只是拉拔?劉順娣當年就是台北的名醫。許達夫說,媽媽的診所就開在延平北路辜家老宅附近,他們和和信醫院院長黃達夫家從小是世交,每年過年時,媽媽都會帶他們姊弟去辜家拜年。「我記得辜家老宅好大、好漂亮。」許達夫說。

從政治受難家屬,到台北著名女婦產科醫生,許達夫說他媽媽:「她很少說話,從不談父親的事,每天忙著看診,是標準的客家女性。」

劉順娣的從醫之路,也是一個傳奇。民國二年,她出生在高雄縣非常偏遠的六龜鄉,父親很早就過世了,她的母親重男輕女,認為女孩不必念太多書,所以劉順娣年紀很小就到廈門去當護士。當時有位富裕的女病人,因節儉住三等病房,受到冷落,只有劉順娣盡力照顧她,她非常感動,於是慨然贊助劉順娣東渡日本習醫,劉順娣胸懷大志,出國前為自己另取名字「劉志雲」,在日本度過苦學生涯後,取得醫師執照回台執業。

這樣一個「志氣如雲」的少女,卻在遭逢人生劇變後,成為一位孩子眼中「從不談自己」,埋頭工作的母親。許達夫說,人生只有一次,媽媽和他談到父親。

「我北醫第七年分發實習,分到三軍總醫院,就在實習前一周,醫院突然通知我,不能去實習了,臨時安排到一個小醫院去。」許達夫去教務處理論,教務處告訴他,因為他的身世有問題。

「我氣呼呼地回家找母親理論,這是我第一次要母親給我一個清楚的回答。」那時,劉順娣打開保險櫃,拿出一包資料袋,從裡面取出一張泛黃的剪報,標題幾個斗大的字:「不法叛逆危害黨國,十四匪諜槍決」。

沒上台大怕被父親嫌

「媽媽告訴我,父親是個聰明過人的人,從小被人說是神童,從台南高等學校、台北高等學校到台北帝大,做到台大醫院內科主任,都是最優秀的,不僅醫術高超,也精於劍道,愛好文學。」

許達夫認為他一定要去爭個明白,劉順娣熬不過他,只好陪他一起去,路上經過警總時,劉順娣指著一間大樓的窗戶告訴許達夫:「你爸爸就是關在這個房間裡!」

許強被抓走後,劉順娣到處奔走營救,還去求過台大校長傅斯年,但是都被拒絕了。後來,透過一個警備司令部的科長,寫了一封介紹信,劉順娣背著兩歲的許達夫,到這裡來見許強最後一面;等了一個多小時,許強才穿著一條紅色短褲,從一個像狗洞的地方鑽出來。

許強只告訴劉順娣:「孩子顧好,要認命!」

最後一次,劉順娣送東西去軍法處時,他們就告訴她,以後不用送了。

「我媽媽是醫術非常好的醫生。」許達夫說:「以前剖腹沒有這麼普遍,也沒有新的檢查技術,接生時出狀況完全要靠醫生的技術。」他的大姊夫在三重開婦產科醫院,「有接生不下來的,還是找我媽去幫他接生。而且我媽媽心地很好,以前沒有健保,要收多少錢就醫生說了算,她常常看病人家貧就免收了。」

爸爸想用社會主義理想來救國,賠上了一條命;可是媽媽救人,是一個一個救的。許達夫的家世與個人經歷,就是一則台灣的傳奇。

許達夫始終認為,他對理念的堅持是來自父親,不自覺老是拿自己和名滿天下的父親比。我問他,「如果許強博士還在,你覺得你會有所不同嗎?」

「他可能會嫌我吧?哈哈!」許達夫有點尷尬地自嘲著:「因為我不是台大畢業的。」

許達夫小檔案

出生年:民國38年4月2日

出生地:台北

學歷:台北醫學院醫科

經歷:林口長庚醫院腦神經外科主任

台南奇美醫院腦神經外科主任

台中林新醫院副院長

自然診所負責人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每天吃醋

vinegarever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