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 

“姜文教子”火爆背後的秘密

2014年03月01日08:37

忙完《讓子彈飛》後,姜文幾乎整整一年時間沒有露面。與他一起消失的,還有兩個兒子。原來,姜文是帶著孩子“移民”了,為期一年。是歐美還是新澳?姜文的回答讓人吃驚不小——都不是,是新疆。“天要下雨姜文要教子……住在簡陋的民居裏,每天讓兩個兒子出去拉練,走上幾千米,喝山泉、灌羊奶、營養兒童餐被手抓牛羊肉取代,一開始兩個小傢伙不適應,過了半年之後,他們成了徹頭徹尾的‘野孩子’,親戚們無不稱讚這個決定太正確了。”

如果你看到內容如上的一篇文章,第一反應是什麼?轉!讚!是的,這兩年,不論是在博客、微博還是微信朋友圈,很多人的反應都是這樣。

“經典案例”原來是編造

“熒幕硬漢”姜文平時忙事業,而他的兩個孩子卻在優越的家庭環境中疏于管教。老人溺愛、媽不夠狠,猛然回家,發現倆小傢伙已被嬌慣成性、無法無天,這樣下去怎麼行?!還好,遇到這樣情況的是姜文——他可以立馬放下一切,帶著倆孩子隱居塞外,耳根清凈地實施他的軍事化培養計劃。最終,他順理成章地取得了成功,贏得了眾親友的讚嘆。不愧是“真漢子”!

看,這是一篇多麼符合邏輯的文章。或許正因為如此,這篇早在2012年就已經在一些博客上被轉載的文章,2013年5月仍在朋友圈被大量轉發。但隨後,有媒體調查並證實“故事純屬虛構”。近日,某微博賬號以長微博的形式再次將文章內容發出後,又得到了上萬次的轉發,並登上熱門榜。

對於文章內容,姜文公司的工作人員回應:“太扯了。”去年5月,姜文的弟弟姜武在戛納電影節上接受採訪時,記者詢問是否真有“姜文教子”這回事兒?他一臉茫然,了解了來龍去脈後,笑著表示沒聽説過。姜文的助理也表示,這種“知音體”文章,一看就是假的。去年8月,威尼斯電影節上,評委姜文帶著老婆周韻一起出席。周韻一樣對“姜文教子”一事同樣茫然。

那麼,如此細緻詳盡的勵志故事出自何人之手?早在2013年,就有記者就此做過調查。經多方查證發現,該文章原載于《意林》雜誌2012年第13期中。對照當時的娛樂新聞發現,姜文在文章所述的一段時期的確“銷聲匿跡”了。而《意林》雜誌社編輯部工作人員稱,這篇文章是轉載自江蘇《莫愁》雜誌2012年第6期。《莫愁》雜誌編輯部表示,聯絡不上作者,“現在作者會一稿多投,我們的操作週期是兩個多月,可能作者已經給別的刊物先發了,我們也無從核實。”記者尋訪多日,文章的背後操刀者仿佛人間蒸發了。

為什麼“姜文教子”總有市場?

據報道,杭州一所中學的校長曾在寫給家長的一封信中強力推薦“姜文教子”的文章,稱家長應該向姜文學習,讓孩子吃點苦頭——足見這篇文章的市場範圍是多麼廣。既然多次辟謠,這篇“純屬虛構”的文章為何一再得到廣泛傳播呢?這恐怕還要從文章的內容説起。

早上6點半,他們就被姜文從熱乎乎的被窩裏拖了出來,三兩下套上防寒運動衣,半夢半醒地被呵斥著開始了鍛鍊。阿克蘇的晝夜溫差很大,兩個兒子出門就打哆嗦。姜文告訴他們:“跟著我跑,跑不動了走也行,轉完這一圈才能回家。”

第一天,姜文就給他們喝羊奶,兩個兒子只喝了一口就吐了,説受不了那古怪的味道。姜文對兩個兒子的飲食結構也做了很大調整,精心烹飪的兒童餐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當地民族餐食:菜品以手抓羊肉和大塊牛肉為主,主食不是糙米飯就是馕。姜文很少讓兒子無所事事地待在屋裏,只要天氣不惡劣,他經常帶他們出去轉悠。不開車,就這麼信步亂逛,不走到兩個兒子氣喘吁吁大汗淋漓不停下。

正如暢銷商品一樣,有市場是因為它迎合了人們的某種需求。這篇文章所描繪的,或許正是一些家庭面臨的現實問題。父愛教育的缺失,家庭教育中的“強硬派”缺位,沒吃過苦頭的男孩缺乏陽剛之氣。總不能眼看著孩子成長為“偽娘”吧?於是很多家長想補救,“姜文教子”的過程正是他們的一種自我期待和想象。看到姜文在努力過程中的難度,也看到姜文最終的成功,這正是用來自我激勵的最好素材:行動起來,不要放棄! 
 
   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曾就此感慨:“這説明什麼呢?只能説我們現在有些孩子實在是缺少吃苦耐勞這一優良品質。所以家長會覺得姜文真不錯,花那麼大心思,讓孩子去野外鍛鍊、吃苦頭。文中姜文做的事情,其實代表了很多家長心底裏的想法。”

雞湯文,營養何在?

有人説,人們追捧“雞湯文”的背後,其實是對現實的意淫。類似的情形很多,比如同樣流傳很廣的一篇《湯唯在英國街頭賣藝的日子》,講述在出演《色戒》之後的湯唯,帶著僅有的片酬獨自去英國的一段生活經歷,其情節儼然“鳳凰涅槃”,一些轉載的標題直接成了《湯唯在英國的日子,絕對勵志爆了》;再比如定期會在各個網絡社交圈火一次的《楊瀾教你如何做女人》……不難發現,同樣是那十幾條“秘籍”,有時候就會有另一個女人來教你。

湯唯的勵志故事、楊瀾的人生箴言,不論真假,總有市場。一個“我要是能像他(她)那樣該多好”的夢想,一種“我很可能做不到”的現實,加上一個“他(她)是怎麼做到的呢”的疑問,於是,就有了轉發“雞湯文”的動力。現實不如意,雞湯才有市場。好在,還有改進現狀的願望。

十萬人轉發《楊瀾教你做女人》,有幾人能更加接近成為“楊瀾”,我們不得而知。倒是身邊那些令人羨慕的女子,似乎從來不轉發這類文字,因為她們有主見,更懂得從現實著眼、腳踏實地,她們是行動派。同樣的道理,一個不打算在教育孩子上付出時間的父親,即便看一千遍“姜文教子”,也未必能讓嬌氣霸道的孩子成為硬朗寬容的男子漢。

有了雞湯,也該想著自己做點米飯,來個雞湯泡飯,總比只喝湯更能填飽肚子吧!

--

姜文整整消失一年,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?

天要下雨爹要教子
忙完《讓子彈飛》後,姜文幾乎整整一年時間沒有露面,與他一起消失的,還有兩個兒子。原來,姜文是帶著孩子“移民”了,為期一年。是歐美還是新澳?姜文的回答讓人吃驚不小——都不是,是新疆。
姜文的兩個兒子一個六歲一個四歲,對兩個孩子,姜文非常不滿意。
因為父親是軍人,姜文在部隊大院長大,他覺得這種成長經歷對於他剛毅的性格形成非常有好處。可看看自己的兒子,在家被長輩寵溺,還有專職保姆伺候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個子見長壞脾氣也見長,在家摔跟頭後的第一反應不是自個兒爬起來拍拍灰,而是扯開嗓門號啕,非得等人把他們扶起來用手拼命打地報仇後才破涕為笑。
兩個小子在家如龍似虎,一旦出了門馬上變成怯生生的小白兔,大氣不敢喘。這樣下去怎麼得了?姜文決定給自己放個長假,好好地對兩個兒子展開軍事化的吃苦主義教育。
在北京是不行的,爺爺奶奶隔三差五就要過來看孫子,要是看見孫子吃苦受罪,自己耳根一定不得清淨。必須得去外地,越遠越好。而且最好撇下老婆周韻,因為她雖然彪悍,但護兒子也護得厲害。姜文計劃的人數只有三個——他和兩個兒子。目的地最終確定下來。姜文看中了新疆阿克蘇。姜文聯繫了幾個新疆好友,讓他們幫忙找房子,要求很明確:市中心的精裝豪宅一律不考慮,要城郊的普通民居,不漏風不漏水,能做飯能洗澡能睡覺即可。去的時候一行四人,姜文開一輛越野車,裝滿了他覺得會派上用場的東西和生活用品,跟周韻輪流駕駛,耗時三天。到了阿克甦的新家,周韻急了,這房子太簡陋了——無論是庭院還是屋內,都是土坯地面,牆壁光禿禿地裸露著,老舊的木頭家具,僅有的電器是一個太陽能熱水器和一台電視機。姜文沒有給周韻去市區買新家具的機會,第二天就把她送上了從阿克蘇飛往烏魯木齊的飛機,讓她自己轉機回北京。有慈母在場,嚴父就不容易登台。而今只剩下一父兩子,任何事情都是姜文說了算!在塔克拉瑪干沙漠撒野第三天,兩個孩子的苦日子正式開始…… 早上6點半,他們就被姜文從熱乎乎的被窩裡拖了出來,三兩下套上防寒運動衣,半夢半醒地被呵斥著開始了鍛煉。雖然號稱“塞上江南”,但阿克甦的晝夜溫差很大,兩個兒子出門就打哆嗦,本能地想往暖和的房間裡鑽。但姜文不給他們機會,一手拉一個,幾步就拖出了庭院,告訴他們:“跟著我跑,跑不動了走也行,轉完這一圈才能回家。”這一圈大概一千米,兩兄弟只跑了不到兩百米,剩下的八百米都是喘著氣走下來的。好不容易回了家,姜文端起在爐子上溫著的羊奶給他們一人倒了一碗。到阿克甦的第一天,姜文就給他們喝過羊奶,兩個兒子只喝了一口就吐了,說受不了那古怪的味道。這才隔了兩天,羊奶一到手便仰著脖子喝了個底朝天。姜文對兩個兒子的飲食結構也做了很大調整,精心烹飪的兒童餐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當地民族餐食:菜品以手抓羊肉和大塊牛肉為主,主食不是糙米飯就是馕,配餐的青菜既非白灼也非上湯,無公害的蔬菜洗乾淨後直接生吃,佐餐的飲料是新鮮牛奶。除了 ​​正餐外,不提供巧克力餅乾果凍之類的零食,但新鮮水果24小時敞開供應。家裡沒請鐘點工或保姆,兩個兒子在姜文的指揮下擔任起了保洁員。收拾床鋪也包乾到人。姜文很少讓兒子無所事事地待在屋裡,只要天氣不惡劣,他經常帶他們出去轉悠。不開車,就這麼信步亂逛,不走到兩個兒子氣喘吁籲大汗淋漓不停下。號稱轉悠,更像是拉練。小孩子的潛力是無窮的,從最初的走不上幾百米就叫苦叫累,到一個月後,兩個兒子一左一右牽著姜文的手,一口氣走上三千米,粗氣都不喘。每天堅持鍛煉,加上原生態的飲食結構,兩個兒子的身體就這樣一天天結實起來。周韻前來探望時,眼淚都快下來了。兩個兒子都曬成了巧克力色,皮膚粗糙了,臉蛋上還多了兩坨高原紅。可是,目睹了他們超越同齡人的自理能力,周韻沒話說了——天要下雨爹要教子,由姜文去吧。最好的營養品是“苦頭” 自從姜文去了新疆後,朋友打他的手機,傳來的永遠是“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”的語音提示。得知他在新疆閉門教子,有好奇的朋友想來湊熱鬧。姜文統統婉拒,說目前還不到時候,等他覺得時機成熟了,會安排一次活動,邀請大家一起參加。姜文這麼說真不是客氣話,在新疆待了大半年後,兩個孩子從“豆芽菜”變成了“紅豆杉”,姜文打電話邀請了十幾位親友,親友團在阿克蘇租了六輛越野車,在兩個專業嚮導的指引下,來了一場浩浩蕩蕩的阿爾金山無人區穿越之旅。親友們大贊不虛此行,最讓大家驚嘆的是,當一群成年人都因為高原反應氣喘吁籲、頭疼如裂、食不下嚥、連續失眠時,姜文的兩個兒子卻精力充沛,拎著小弓箭追著野兔射,過濾後依然透出一股怪味的山泉水端起來眉頭都不皺地一飲而盡……這哪裡像是家境優越的明星孩子,完全就是兩個扔在哪裡都能放心,交給誰照顧都不用擔心的“野孩子”。起先還對姜文帶著孩子奔赴新疆頗有微詞的親友們全都沒話說了——加起來才10歲的兩個小孩,比這幫大人還堅強,事實勝於雄辯,這怪招的確管用。但姜文說這才是第一步,他的計劃是每年抽一段時間帶著孩子去那些最偏僻、最艱苦的地方折騰。他說,如今的小孩,最缺乏的食物不是營養品,而是苦頭。多吃苦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,既鍛煉了身體,又增強了能力。少時吃苦不算苦,算財富!姜文說他不久前看了《喬布斯傳》,喬布斯表示之所以願意出這本書,是為了讓他的孩子知道這些年來他在做什麼。雖然說法很溫情,但姜文說自己不會這麼做。為什麼要在沒有機會後通過一本生硬的書去告訴孩子自己在做什麼?他要趁著現在有時間有精力有想法,用行動告訴孩子——爸爸就在身邊陪你們撒野!

創作者介紹

每天吃醋

vinegarever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